APP
您当前位置:华海摩托车网 > 锐圆专栏 > 锐圆说行 > 浏览文章

春风vs钱江 洗心vs革面

时间:2020/5/15 9:01:44

放在国家经济发展大局之下,目前摩托车行业的历史任务是转型升级。

转型和升级是两个步骤,牛逼的企业可以一气呵成,一边转型,一边升级,就像体操运动员做转体空翻一样,又能转又能翻,倘若资本积累不足,技术积累更不足,最关键是对未来市场信心不足,那就得分成两步走,先转后升。

没有包袱转得快,有了底蕴升得快。其实在十几年前,就有很多企业寻求转型,比如春风。

春风在通勤车市场表现得一般,他没有强大的产品线,早期卖得最好的只有一款车,就是水冷大绵羊,也许正是这段经历,让春风的决策者有了自己的独特经验,哪怕只有一款产品做好了,也许比拼凑起来的规模化小日子过得更舒坦。但是只有一款车是不受那个时代经销商欢迎的,或者说没有产品线让经销商开专卖店,给工厂做形象、推品牌是不可能的。

春风后来也不断地开发新产品,有些新产品甚至是“匪夷所思”的,用踏板发动机做的类太子车,再后来有了狒狒、捷马、夜猫以及650TR……等产品,当时春风的产品给人感觉眼前还是一亮的,但是没有核心的东西,只有“革面”,没有“洗心”,文过于质。整个企业的运营和成长还是依赖四轮沙滩车在海外市场的销售。

春风的蜕变有以下几点节点:一是从乐清迁厂到杭州,别看这个动作很简单,其实意义非凡,一方面可以借助杭州的魅力,对浙江版块甚至全国的同业人才产生吸附效应,另一方面,企业和人一样,在大地方经常见世面还是很关键的,这对企业整体的审美品味有提升,最后还是会潜移默化到产品上,“洋气”和“土气”,虽然说不清,但是几乎每个用户都有感觉,特别是年青人。还有就是,如果春风仍然在乐清这个地方,KTM愿不愿意去可能就是两可了。

另一个让春风跨上一线阵营的节点就是“国宾车”。

在此之前,新兴起来的大排量市场有“三国杀”说法,他们分别是春风650,钱江黄龙600和隆鑫650无极(注意这时有“无极”还是一款车的小名),工业化时代的产品,鲜有像摩托车这样有话题性的,车友们在一起讨论起来车来,就像玩古董的讨论瓷器和字画一样,因为有争执所以有乐趣,功率速度扭矩,坐姿趴姿站姿,单缸双缸四缸……

2012年十八大以后,国家决定重组国宾车队,并且指明要国产车,这可以说是最高端、最大气、最上档次的一次征招,这是一个举国关注的C位,这是国产车的头部……对一家摩托车企业来说,这事的重要性怎么形容都不过分。当时有资格应征的似乎只有春风和钱江。

在当时以至以前,不论企业实力还是产品的口碑,钱江均在春风前面,春风的胜利在老摩帮的人来是一种逆袭。黄龙版国宾车笔者也见过,从前面看比春风的更威猛,这也可能导致前后配重不够好,据当时参加评审的一位领导说,两款车当时各擅胜场,难分高下,在武警部队试骑中,黄龙摔过一次,这可能是丢分的重要原因。

关于春风和钱江的这次世纪PK,锐圆想说一下自己亲眼观察到的细节:国宾车选用国产车,给公务摩托车采购提供了不能触碰的底线,深圳警方在此之后向钱江和春风分别采购了一批警车,并且安排在同一天举行交车仪式。两家企业的董事长携高管和商务、服务一员到场。我当时就注意到,春风的高管一水的西装,服务人员全是规整的工作服,形象是绝对到位的;反观钱江,高管们有穿正装的,也有穿衬衣的,至于服务人员,只是上身穿了一件统一的T恤,裤子各自随意,据说这件T恤还是他们来到深圳以后,发现春风的着装统一,才临时配发的。我脑补了一下,在国宾车这个关乎大国面子的形象工程中,两家企业在应召的全过程中,在有关企业形象、公关礼仪、展示亮相等方面,钱江全程一定是不断丢分的,这是“杭州”和“温岭”的差别。

春风在关键时刻紧走几步卡位成功,紧接成为上市公司,各种资源因此凑集过来,遂有今天的风光。钱江则“纵使举案齐眉,到底意难不平!”经此一役,面子丢了,但里子应该还在。钱江原来的理念是“造老百姓买得起的摩托车”,面子工程一向做得不怎么样,现在钱江(包括贝纳利)股权结构发生变化,吉利开始主导钱江的整体运营。洗心革面,春风需要的是更多更强的“心脏”平台,是谓“洗心”,而钱江则需要荡涤土气展示大气,是谓“革面”。

每家企业都有自己的历史路径,都有自己的舒适区和艰难处,也在一定意义上有注定的未来。


编辑:小七
关键字:贝纳利、春风、钱江、黄龙600、国宾车

栏目热门文章

本日 本周 本月

  • 最新专题